邱汉桥首页

评论

邱汉桥的气魄、语言和图式

文丨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 翟墨

我发言的题目是《邱汉桥的气魄、语言和图式》,首先说气魄,邱汉桥的画大家一致认为很大气,这个大气我觉得,他是真正的领悟到北宋山水画的气魄的魂,画展上有观者说邱先生成功的秘诀应该说是:小我和大我的统一,我认为:“这个先生已说对了他的一半东西”,真正的大气,仅仅只是停留在自己小我的喜怒哀乐当中是成不了大气的,而只有把自己的小我放到社会的自然的大我当中,才能拐回头来,看出自己小我的价值,而社会的大我、小我的统一还是局限的,因为我们每个人,我们社会的存在,都是宇宙的一个密码,一个符号,我们能成为一个人,在这个社会上活上百年,作为一个宇宙人的过客,我们来走一朝,我觉得都不是偶然的,都负有一定的使命,这个使命怎么能感悟到,怎么能正确的运用他,发挥他,那只有到宇宙的奥秘当中去找,所以只有参透了宇宙,参透了社会和自然,参透了自我,才能真正找到自己的人生之路,艺术之路。邱汉桥的老师贾又福找到了,所以贾又福成为中国的山水画的一个大家,而他的学生;凡是能学到他这个气魄的,或者学到一部分这个气魄,都纷纷靠近了大家,那都得了宇宙的某种暗示,我觉得邱汉桥也悟到了,他得到了贾又福的真传,他作品大气的根源,是在宇宙气魄、在宇宙社会自然和人的贯通。庄子说:“通天下一气尔”整个从宇宙到天下到自己无非是一股气的沟通,一个艺术家这股气应与宇宙相通,通了你就和宇宙接为一体了,这种大气是很难得的,光靠教是教不来的,只有靠自己去悟,悟通了你就通过,所以我觉得一个画家的大气,这是很重要的,邱汉桥的画就是大气、就是三我的沟通。小我、大我和天我的沟通,或者说小我、大我、宇宙我的沟通。 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语言。绘画是一种无声的语言,这种语言符号,从芥子园画卷到几千年的大家,都创造了很多套的语言,作为一个画家想继承这些语言,一定很不容易,要想创造自己的语言更难,如何走出继承了又创造了,这又是一个难题,在这方面邱汉桥又学到了李可染的一个魂。

李可染说;‘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是要学习传统语言,‘用极大的勇气打出来’!这么一进一出。给后代的画家,出了很大的难题,有好多画家说传统太好了、太伟大了!太深厚了!我一定要咬牙打进去,他们就临摹呀,就苦语疾书呀,进去了;

进去之后就出现了三种情况,一种情况就是本来是想进去宝山里捞一把就打出来,但是进去之后,又被传统的宝贝压挎了,出不来了。有的是被传统迷住了,觉得太迷人,不愿意出来,所以他们就成为传统画家的影子,用传统语言说话,等于是传统画家中增加了一个克隆者。另外一个愿意出来,但是已经把出来的路线忘掉,只有有很大勇气、很大的智慧的人才能打得出来!打出来之后就必须要创造,要创造自己的语言符号,既要运用“古人知乎者也”,又要运用现代的“现代汉语”,还要运用某些“外语”、“网上语和流行语”,邱汉桥的创造,首先他在点上做出了很独特的创造,就像郎绍君在文中写到“含古接今一点中”他的点点得特别妙,大点,小点,密密麻麻的点,康定斯基说过;一个点沉默着,两个点就对话,三个点就吵架,无数点就形成点的风暴,点的暴风骤雨,邱汉桥在点的方面做出了很多创造,他用点的沉默,点的对话,点的争吵,点的风瀑,所以他的点用的非常到位!有的是鹅卵石般的点,还有很多面是用密密麻麻的点组成的,他的线是齐而不齐,很整齐的线,但是又皴擦层次错落。带着一种节奏感,他的面是方形的和横行的,很宽阔的面扩展的面,看他的画很少看见他那种条幅细窄的那种,那种画高是高了,但是伸展不开,但他的画完全是伸展的非常展阔的,因为这样的点、线、面和他相符的是黑、红、灰。浓黑、大黑、大红还有灰在里面,有绿灰、青灰、红灰、黄灰,灰作为一种和声,把这种黑的极至和红的极至统一起来,这是他的语言符号,创造出了自己的邱氏语言。他的图式是打破了中国山水画的那种图式,那种条幅,或者长卷,他结合了很多西方现代的一些图式,要么是方块的和展阔横的,而且很满,密密麻麻很满,满当中又有一些空,又有一些透气的地方,这是他的气魄与自己的语言和图式创造,这是很不简单的,就像陶咏白说的;他有自己的结构语言图式,走向了自己的几何形创造,又有几何形创造回归传统,画得更加自然,他完成了一个个轮回;艺术家就要不断的常回家看看,常回到传统当中,然后得到力量再继续前进,就像不断回到轴心时代一样,亚斯贝思说:“我们经常回到轴心时代,公元前200年到600年间”。邱汉桥志存高远,我坚信邱汉桥在自己创造的道路上会走得更高更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