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汉桥首页

评论

楚魂的热烈,楚风的浪漫

文丨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 陶永白

我是前两天才看到邱汉桥先生的画册的;当时给我的冲击力很大,我就觉得很遗憾,以前我怎么不知道,我是八十年以来属于画坛的追星族,总是对新秀,新的表现手法特别有兴趣,总是跟在他们后面去追捧,几十年来就是这样,但是对邱汉桥还是第一次见面,他的画也刚刚知道,我看他的画册猛一下子给我第一印象,他有一股热烈强捍的,而且又厚重苍茫的一种楚风的气节,我想这位先生是不是个湖北人呀,看到王庸的画册序言后,果然证实了我的这么一个感觉,一下子就感觉到是一个湖北佬的感觉,他充满一种很老辣的,很热烈的一种东西,虽然他离开了湖北比较久了,长年在北方学习工作,但是我觉得楚文化对他的浸染使他有一种楚文化的气节,在他的身上浸入到了他的骨髓了,可贵的是他在坚定、顽强的探索当中他没有弱化这种地域形式的文化气质,而且在不断提炼艺术语言的过程中间,反而强化,反而突出,所以楚魂的热烈,楚风的浪漫,使他的艺术进入了一种大美的境界,所以我觉得他的绘画是很壮阔,很浑厚的一种大美的境界,百年来中国画一直在探索,怎么把现代从传统中转换,几代画家都作出了许多贡献,我觉得邱汉桥的水墨画既是传统的,也是很现代的,他突破了传统的笔墨程式,对绘画的结构进行了一场革命,以自己的绘画语言图式,确立了自己有个性的这种壮阔、浑厚,具有大美精神的绘画风格,他的艺术道路我感觉到是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是进行着绘画语言图式上的革命,他首先解剖了传统的绘画用笔,以小斧劈皴为传统的手段,用点作画的方法,如介字点,个字点等各种类型的点和积墨法等进行画面处理,从而消减弱了真山真水的自然结构,形成比较单纯,甚至是几何形的体的块面结构,这是他第一步。第二步,他用现代的形式构成理念,解释了传统山水画的图式结构(如三远的画面的布局)以块面的墨色浓淡,大小形式之间的关系及走势,形成一种有节奏有起伏、有运动感的、具有强视觉冲击力形式感很强的一个画面,他的山水画,从语言元素的结构到图式结构的构成,形成了他自己的笔墨语言。

八、九十年代,许多画家都在探索,怎样继承传统和创新。使自己的传统笔墨转化成一个符合时代精神的新的笔墨,从吴冠中开始都做了许多的努力。有许多画家偏重语言的个别的一种结构,或者有的偏重于结构上的结构,而邱汉桥先生能把这两者结合在一起,用自己生活的体验,形成了有一种生命精神的笔墨,像他画《世纪魂》、《永恒的记忆》这一些作品都是震撼人心的,是有一种生命精神,也可认为是一种水墨精神,他超越了自然,把自己的个人存在和现实存在进行了一种心灵的升华,他用内心的体验,把自己溶入到宇宙的万物之中,体味着道 ,悠悠无形,体味着情怀,体味着生命回旋往复的不懈的生命精神足迹、在他的画里面具有一种天体的精神,如果说,他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从新笔墨连结自己的生命意识,所形成自己的水墨画的一种精神,那么从新世纪开始2000年 以后他的新笔墨有向传统回归的这样一个趋向,这种回归,在一种新的程式上是一种新的笔墨为基础的,又一个新的起点,他对传统选择是用线的韵律,使他的新的笔墨在这里新的运用新的溶合,使他的山水画从本来的比较崎岖、比较新、比较怪、比较险,当然要探索这是必要的过程,那么他现在复归于平和比较自然,更回归了他个人的一种文化气质,也可以说他艺术的本原,从崎岖到苍茫到浑厚这样一个过程,更显出了他一种楚魂的一种热烈楚风的浪漫,尤其是黑和红的应用,互相映衬的这种绘画,更是那么强捍、热烈,那种自由,随心所欲的浪漫风度,我很欣赏王镛先生所说的“红的壮丽,黑的崇高”,的确表现了邱汉桥的一种山水精神,一种大美精神,如《金秋无际》吸收了北方板画的东西,我认为可能是北方文化对他产生的影响,所形成的一种新的艺术语言,开辟了自己的新的天地,就像刘曦林先生所说要不断有新的东西出现,这可能就是邱汉桥多种艺术语言的其中一种,从本来我看画后我以为邱汉桥比较大,是一位中老年画家,今天、见到本人怎么特别年轻,我祝贺他在新的领域取得成功。


友情链接: